网站首页 | 经典情话 | 情话短信 | 肉麻的情话 | 感人的情话 | 伤感情话 | 浪漫情话 | 爱情诗句 | 爱情宣言 | 爱情语录 | 暧昧短信 | 经典的话 | 经典短信 | 问候语 | 散文诗词
情话网
当前位置: 情话 > 作文 > 文章列表

岁月流痕作文600字

时间:2017-07-17 分类:作文 浏览:0

1岁月流痕

岁月悄无声息,却让沧海变成了桑田、华屋换作了山丘,它以这样的方式来宣告自己的存在。门前的树木枯了又荣,庭院的花开了又谢。岁月如沙似水,总在你不经意间这样悄悄地滑过,看似什么都没留下,却是什么都留下了--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使其沉淀。

这几天,外公住在我们家里。看着他蹒跚而行的样子,我有些心酸。外公的步履似乎比前几年更加艰难了。是啊,岁月本无情,你还未来得及听见心底的叹息,人就已经老去了。落花随着流水逝去,转眼已劫波度荆那个原本年富力强的外公已经不复再现!如今的他已是一个处在风烛残年的老人:很瘦很瘦,头发花白,每天为活命而与时间赛跑。外公有好几次在鬼门关外徘徊,却用同样的次数顽强地睁开眼睛。生病总更容易让人显出苍老,难以计数的皱纹爬落了外公的脸,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。

岁月在我那刚出生不久的小侄子那里留下的则是别样的痕迹。

他出生的第二天,我去看他。很小很小的他,胖乎乎的,似乎特别喜欢睡觉。一直到我离开,他也吝啬地不曾把双眼朝我睁开。可几个月不见,再见时,他已蹒跚学步;一年不到,他已在他家我家随意走动,欢喜乱按我的钢琴,欢喜把到手的东西扔到地上。是啊,流光暗换,他长大了,已不再是那个光欢喜睡觉的婴儿。他有了自己的意识,会想到去哪里,会想到做什么事了。看着他走来走去的样子,我有好多次哑然失笑:难道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么?他无疑是我们家族里又一个轮回的开始。一切是否已注定?岁月给了人同样的生命,难道也会送上同样的痕迹?

有时候,我常常迫切地觉得现在的自己正处于一个可以挥霍的年纪。青春只有一次,为何不能放纵一下自己?转念一想,又觉得正因为青春只有一次,才更应该好好珍惜。80后说自己总要面对无数的烦恼,90后不示弱,也总说自己烦恼多多。岁月老人笑了,哪一代人会没有烦恼呢?

岁月总是无声地吐露着自己的气息。总有那么些人喜欢自己一个人生活,总有那么些人喜欢噪音,总有那么些人淡定得很,也总那么些人嚣张得很,……那都是岁月送给他们的不同的痕迹。

在我们这一生中,从家庭里得到什么,从学校内收获什么,在社会中磨练到什么,答案也许只有岁月才能给出。当你静下心来不再追逐时,会发现一切在追逐之前早已有了定局。我们生来只能有一种结果,那便是老去、死去。岁月只是让你在从生到死的路上行走,你走累了,走不动了,岁月便开始下一个轮回。

不知不觉窗外的天色已变亮,又一个黎明来到我身边。记起一句话:“我们要用多少流年换取多少忧伤?”这问题问得好生无聊。岁月每天留下痕迹,他提醒我们要去细细打量,这是我们活着的唯一证据。

2岁月流痕

有时候,觉得每天都是那么的一样:太阳东升西落,阳光温暖世界,花儿依旧鲜艳,鸟儿依旧唱歌……然而,蓦然回首,便发现,岁月已经悄然的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留下了影子。

这样或深或浅,或浓或淡地刻在我的心上。“深巷里的娃娃,长不大……”到现在也都还记得这胡乱的儿语,不禁一笑,却又急速地掉下眼泪,是啊!怎么会不记得?盒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线筒。取一个穿过针孔,又在鞋垫上缝上那么几针。美丽的图案便在针与线之间活灵活现。打小就爱玩这些东西,倒不是想学针线活,只是觉得鞋垫被扎得针针眼眼的实在有趣。奶奶则是细心地从这一头刺过那一头,又从那一头穿过这一头,富有节奏地绣着。偶尔会慈祥的冲我笑几声,问我要不要学?我总是扑腾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,拿了个线筒往上一抛,撇撇嘴说:“女孩子家的东西太麻烦,我才不要!”奶奶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额头,打趣道:“你就不是女孩子?还真是个傻妹子!”我不搭理她,继续向上抛我的线筒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深秋已到,我拉着妈妈的手兴奋地在街上走着,偶尔会低头看自己的鞋,也不知为何,竟有些落寞。走进一家鞋店,太过于明亮的灯光让我颇有不适,胡乱地选了一双鞋。刚刚上脚就感觉大了些,服务员笑着说:“大了里面可以垫个鞋垫啊!”我猛然抬头,想从她的目光中寻找些什么,可是什么也没有。我低头穿鞋,却忽然觉得手背一凉。什么时候被灯光刺得也会哭了呢!我暗自念道。匆忙地离开,去了针线铺,看到五颜六色的线筒,心里一暖,边选边数道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离开深巷很久了,久到就像从未去过。可那里的一切却又那么清晰可见。我想象着紧掩的大门忽然打开,奶奶会站在门边微笑着迎接我的到来。我想象着奶奶又拿过做到一半的鞋垫,迷着眼睛绣着,不时停下来问我,打趣我。但这一切都已不在了,它们化成了过往的尘埃,易忘却也难忘却。就在我还玩弄奶奶的线筒的时候,奶奶被送进了医院,直到现在也未康复。

奶奶,你总是叹道:“人老啦,眼睛花啦,想绣东西都看不见啦。”接着又颤手抹去你眼角的泪花。我紧紧地握着你的手,告诉你:“奶奶,我看得见,我学了好多好多的针线活,也不用你为我绣了。”我拿起一个盒子,打开,“你看!这也有你的,我帮你数数,一双,两双,三双……”

就这么轻轻地,悄悄地沉淀,岁月可在我心里,擦过我心尖。细水长流,我看着,听着,想着,流泪了。风掠过,擦干了我的眼泪,给我捎来岁月的话,过去的一切事物已消褪了颜色成灰白的记忆,要记得让自己的未来五彩缤纷。

3岁月流痕潦然秋水

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。”感叹我的生命,感叹我的生活,经历过了那阵阵翻云覆雨般的情爱里程,才茫然顿悟:纷扰人世间,浮华红尘,往事可堪回首。在茫然之中走过了二十个春秋,青春年少不更事,二十年收获了些什么?错过了些什么?而奉献于青春的又是什么?是寄情于书画艺术的痴狂,还是舆情于山水的明澈,亦或是坎坎坷坷的离情别绪,一切都已随着烟波飘渺。

然,终究只是一场梦。梦,只能是回首,只有今天才是真正握于手中,心中常怀惆怅,胸中常积抑郁,在欢乐与痛苦,疯狂与沉默之中逐渐感悟生命的真谛。人生————一段旅程而已,目标是死亡,因有了死亡的限制,生命才变的有意义。在这段旅途中向死亡进军的同时我们领略了生命的精彩,其中有许多美好、许多宝贵的东西,一如初恋。红尘滚滚中,第一次两心碰撞的感觉总是那么令人难忘与神往。初恋之所以叫初恋说明那份情已然没了结果,难道没有结果的东西会让人永久的怀念吗?佛语云:爱,是为情而生;情,乃爱之载体。人世间概括起来只有两个字:情与佛。情是万丈红尘,佛是空门。一段情可以有两种方式表达:对待一个感情很深的人可以选择表达这份情与不表达这份情,而爱即是它的分界线,亦是它的结果。有了结果的东西终究是要有结束的时刻,只是一个时间长短的问题:几个月、几年、几十年。在以后的日子里谁也不敢担保这份情会不会变质,因此在佛道中不讲爱、不论爱,而另一种则是不表达那份情,那份情就没了结果,当然只存于内心的情不会有完的那一天,它可以跨越千年乃至亘古,那将是一种无尽的爱。

“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。”感叹我的生命,感叹我的生活,经历过了那阵阵翻云覆雨般的情爱里程,才茫然顿悟:爱,是必须的;情是必要的。真正的爱不是在追与被追之中,而是存在于朝夕相处的关怀中。寻找这段奇情,觅取这份挚爱只须抱以一颗平常的心、感恩的心驻足于生活中,总有一天它会如约而至。生命旅程会有走完的时候,但情与爱却如一泓秋水蜿蜒缠绵于远方,这一路上有过香山红叶,有过层峦叠嶂,有过激流跌宕,有过峰回路转,最终“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曾一心向往隐居的生活,于密林深处架起一舍茅屋在雨后的清晨拥抱一缕艳丽的朝阳,再竹板床上倚于床头与枕头相架的温存里,心中怀有的是一份满足与安然。岁月如歌,在二十年中奏响了多少悲欢离合、恩恩怨怨。岁月如轮,在二十年中走过了多少光辉历史、坎坎坷坷。岁月如水一般,在我二十岁的天空中流淌,划过一丝痕迹,往事如烟亦如一潭秋水在夕阳西下落叶纷飞的时刻拥有的潦然。

4时光流痕

最后一次了心灵寄托的因素,在时光的流程里,那未曾触摸到的曙光,已不再给我机会。失去的信念就是将它遗忘,然后最后一次再纵容自己的天真,在那悠长的岁月里,让沧桑铺满年轻的脸颊,然后生命的流逝就是通向更远的未来。

有时我不得不再这样想,很多事情就是要在岁月里带上了痕迹才知道,风会随处留下影子,人也会一样。不知道是我太伤感还是事情本来就是这样,很多事情一开始是没有那么绝对的,回想我当时那一脸决绝,现在显得是那么可笑。

我很想一直任性着不去想自己的错,然后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我没有错,错的只是事情而已。这种幼稚的行为我想是谁都会嘲笑我一番了吧!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会不自觉的先笑了起来。为什么?非要等事情变成回忆之后,才在记忆里悔过。难道那就是所谓的成长吗?因为有成长所以才会有时间的沧桑,才有对与错的选择吗?

我,不想这样,但我不可以。我一直在追求的只是秋天里的一阵风,明明知道它是我无法追逐得到的身影,却还是傻傻的去满山遍野的寻找,也许我真的很傻,但有谁知道那是我的一切呢?即使是傻,我也愿意。其实我们都一样,一样为了心中的某种执念一直在犯错,可是我们并没有错,只是事情错了不是吗?但不可否认我们在一直逃避,逃避我们本该的轨迹。

在不同的时间里我们度过了一段又一段不同的时光,然后在时间的流痕里我们留下了许多不同的故事,在故事里我们可以任意去选择自己的角色。

5岁月留痕

就这样或深或浅,或浓或淡地刻在我的心上。

“深巷里的娃娃,长不大……”到现在也都还记得这胡乱的儿语,不禁一笑,却又急速地掉下眼泪,是啊!怎么会不记得?

盒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线筒。取一个穿过针孔,又在鞋垫上缝上那么几针。美丽的图案便在针与线之间活灵活现。打小就爱玩这些东西,倒不是想学针线活,只是觉得鞋垫被扎得针针眼眼的实在有趣。

奶奶则是细心地从这一头刺过那一头,又从那一头穿过这一头,富有节奏地绣着。偶尔会慈祥的冲我笑几声,问我要不要学?我总是扑腾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,拿了个线筒往上一抛,撇撇嘴说:“女孩子家的东西太麻烦,我才不要!”奶奶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额头,打趣道:“你就不是女孩子?还真是个傻妹子!”

我不搭理她,继续向上抛我的线筒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深秋已到,我拉着妈妈的手兴奋地在街上走着,偶尔会低头看自己的鞋,也不知为何,竟有些落寞。走进一家鞋店,太过于明亮的灯光让我颇有不适,胡乱地选了一双鞋。刚刚上脚就感觉大了些,服务员笑着说:“大了里面可以垫个鞋垫啊!”我猛然抬头,想从她的目光中寻找些什么,可是什么也没有。我低头穿鞋,却忽然觉得手背一凉。什么时候被灯光刺得也会哭了呢!我暗自念道。

匆忙地离开,去了针线铺,看到五颜六色的线筒,心里一暖,边选边数道,一个,两个,三个……

离开深巷很久了,久到就像从未去过。可那里的一切却又那么清晰可见。我想象着紧掩的大门忽然打开,奶奶会站在门边微笑着迎接我的到来。我想象着奶奶又拿过做到一半的鞋垫,迷着眼睛绣着,不时停下来问我,打趣我。但这一切都已不在了,它们化成了过往的尘埃,易忘却也难忘却。就在我还玩弄奶奶的线筒的时候,奶奶被送进了医院,直到现在也未康复。

奶奶,你总是叹道:“人老啦,眼睛花啦,想绣东西都看不见啦。”接着又颤手抹去你眼角的泪花。我紧紧地握着你的手,告诉你:“奶奶,我看得见,我学了好多好多的针线活,也不用你为我绣了。”

我拿起一个盒子,打开,“你看!这也有你的,我帮你数数,一双,两双,三双……”

就这么轻轻地,悄悄地沉淀,岁月可在我心里,擦过我心尖。

推荐阅读